欢惨人间

我总不自觉地去关注宏大的主题。当宏大的主题压在渺小的人身上,痛苦就由此产生了。

旧地重游。

冬季的后海。

人体差,画了好久的线稿,先不画背景了。 

记忆

我往前跑。往前跑。往前跑。但身后那无法回避的东西还是紧紧追过来,砸断了我的脊柱、砸断了我的脖颈、砸碎了我的头颅,只剩四肢还在地上蠕动。

八月,苏州博物馆。

关于我

现实是幻梦。
© 欢惨人间 | Powered by LOFTER